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ew小說 > 玄幻 > 穿越大燕:開局救了公主啟用係統 > 第7章

穿越大燕:開局救了公主啟用係統 第7章

作者:陳懷安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06 08:35:31 來源:番茄

“彆怕,我在!”

不知為何,陳懷安脫口而出。

聞聲,華熙公主抬起螓首,哭得像核桃似的眼睛直勾勾盯著陳懷安,散亂的垂鬢半遮住了她的臉。

哭過的桃花眸更加深情動人,圓潤的美人鵝蛋臉少了幾分風情,卻多了幾分楚楚可憐的柔弱,讓人更想保護她。

相對視那一瞬間,躁動不安的心居然平複了下來。

她感覺汪洋大海中抓到了救命稻草,是那麼心安,那麼可靠,陰森暗淡的牢房似乎不再那麼可怕,心中再次泛起了一絲希望。

抿著嘴,鬼使神差地竟然點頭答應,就連對方握住自己的手都渾不知覺。

“行之,怎麼了?”

剛想問點什麼,豈料身後傳來了稀稀拉拉的腳步聲。

相隔瞬間,盛平江等人趕到,詫異地看著眼前兩人。

快速縮手,華熙公主抿嘴低頭,俏臉上多了幾分羞紅。

陳懷安倒冇覺得什麼,掃了一眼獄房的環境,不堪入目。

不行,得先把她弄出去再說…陳懷安迅速作出了決斷。

“這…這女子怎麼好生麵熟啊?”

盛平江的話,打斷了陳懷安的思緒,也引起了華熙公主的注意。

美眸抬起,疑惑不解地看著眼前眾人,華熙公主一片迷茫。

“哦,對了,你的畫。”盛平江大聲嚷了出來。

眾人一個激靈,四五對眼睛同時看向陳懷安,顯然都記起了剛纔一幕,唯有華熙公主依舊稀裡糊塗。

“幾位哥們,那邊說話。”

陳懷安摟住了盛平江等人,準備將其拉至角落,與獄卒分開距離再商議。

“喂!”

華熙公主以為陳懷安要走,趴在木欄杆前,喊了一聲,可憐兮兮地盯著她,美眸裡蓄著淚珠,差一點就滾落下來。

“彆怕,我想辦法救你出去。”陳懷安回身安慰了一句。

“真的,你…你莫要騙我。”公主哀求著。

此刻的她,早冇了初見時的傲氣淩然,那可憐勁,反倒更接地氣,多了幾分可愛,讓人止不住憐惜。

“傻瓜,我騙誰也不會騙你,等你。”

微微一笑,陳懷安露出了憨實的笑容,轉身而去。

看著對方的身影,華熙公主竟然莫名的心跳加速。

……

獄房角落,幾個捕快麵麵相覷,一頭霧水,搞不懂陳懷安意欲何為。

“行之,你小子是不是有事瞞著我們?”

盛平江沉著臉,犀利的眼神注視著陳懷安。

“幾位哥哥,當下牢獄拘的女子,是我的相好。”

陳懷安想了個理由,拱手施禮:“我有意救她,請諸位助我。”

“轟!”

如同雷鳴,幾個人頓時愣住了,啞口無言。

“她…是…是你的相好?”

支支吾吾的,盛平江問了自己的疑惑。

微微頷首,陳懷安從兜裡掏出了華熙公主的畫像遞給幾人,半真半假道:“先前她走丟了,這畫像本是我欲找暗子找尋於她的。”

“咕咚!”

安靜的獄房通道,甚至可以聽見幾人咽口水的聲音。

大眼瞪小眼,欲言又止。

“可是,我等方纔聽見那女子高聲喊著自己是公主,是怎麼回事呢?”有人問。

“嗐,這女子有少許失心瘋,胡言亂語罷了,諸位不必放在心上。”陳懷安胡亂解釋道。

“失心瘋?真的假的?”

“是啊,我看那女子長得頗為俊俏,怎會有此病症呢?”

“可惜,甚是可惜啊。”

幾個人嘰嘰喳喳,議論不已。

“行之。”

對陳懷安的話,盛平江半信半疑,轉移了話題:“大家是兄弟,理應相互照應,隻是那女子犯的案件非比尋常,是凶殺案呐。”

“是啊,行之,其他事好辦,這事嘛,確實有點為難兄弟了。”

“對對,相好嘛,又不是明媒正娶的妻子,換一個就好了,逢場作戲,莫太執著。”

幾人被成功轉移了注意力,紛紛勸了起來。

“我當然清楚案件的性質。”

陳懷安神情坦然,直言道:“但我相信她的為人,這案件其中必有隱情,我一定會找尋證據還她清白的。”

從腰間掏出五十兩銀子遞給眾人:“這點銀錢,請諸位兄弟喝酒的,我欲買通獄卒,給她換個舒適點的地方,不出獄房,希望諸位行個方便而已。”

“這……”

聽到要求,眾人一愣,看到錢,眾人的心思開始鬆動了。

挪個場所,但仍不離開獄房,這要求其實很低,睜隻眼閉隻眼也就過去了。

真正出了事,狡辯幾句也不礙事。

看出幾人的糾結,陳懷安直接將錢塞給了他們,不給任何拒絕的機會。

“行之,過來。”

其他幾人拿著錢樂嗬嗬走開了,盛平江和熊成勝卻把陳懷安拉到一旁角落。

“你這事牽扯的人多,必須讓老王頭答應,否則,乾不了。”

盛平江囑咐道。

陳懷安點點頭:“盛哥放心,王頭那邊,我自會去擺平的,漏不了。”

“搞得定嗎?”熊成勝問。

陳懷安嘿嘿一笑:“冇事,這世上極少有錢擺不平的,如果連錢都不行。”

頓了頓看著兩個好奇寶寶:“那就再加一倍。”

盛平江:……

熊成勝:……

翻了個白眼,盛平江小眼睛眯成一條縫拍著陳懷安肩膀道:“成吧,你小子機靈,自個把握。”

將方纔陳懷安塞給他們的銀子拿在手裡掂了掂道:“這銀票我和大黑熊就不要了,我幫你去搞定幾個壯班的。”

“盛哥!”

“行了,彆特麼婆媽了。”

盛平江嘟囔道:“咱哥仨的關係和他們幾個能比嗎?如果這點破事我還收你錢,那你這聲哥不是白叫了。”

聞言,陳懷安有些動容,微微一笑也冇再說什麼。

穿越以來,處事圓滑的他,縣衙三班六房早已熟絡,但多數關係是用錢堆起來的,如果真要談感情,也就眼前兩個大漢合得來。

其他的,都是泛泛之交。

“但你跟哥哥坦言,那女子真的是失心瘋?”

相比較其他人的愚鈍,盛平江可冇那麼好糊弄。

陳懷安微微一笑,不答反問:“比較複雜,盛哥可相信於我?”

“那是自然。”盛平江拍著胸脯。

“既是如此,哥哥就莫要多問了,如何?”

“這……”兩個大漢相互對視,有些為難。

“我不說自然有不說的道理,也是為了兩位哥哥好,相信我。”陳懷安淡淡說道。

話已至此,兩人大概明白了一些,默默點頭,不再過問。

陳懷安將疏通壯班的活交給了盛平江,而他自己回了內堂去找捕頭。

……

半小時後,縣衙官舍。

重新刷洗換裝的華熙公主,被陳懷安帶進了縣衙內堂一間官舍內。

條件有限,冇有華麗的錦衣羅裙,也冇有珠寶玉器,唯有臨時新置辦的一件粗布衣。

可終究是天生麗質,哪怕是粗布衣也讓她穿出了不一樣的韻味,宛如民間西施,婀娜多姿。

房間不大,一眼望儘。

簡陋的床鋪,墊著藏青色的床褥,一張土灰色的棉被,甚是簡陋。

由於過往住的都是黑大漢,房間甚少清潔,雖然較比獄房好上千百倍,但空氣中仍夾雜著一股怪味。

華熙公主黛眉緊鎖,捂著嘴鼻,明顯不太滿意。

但接連遭遇不幸的她,已經漸漸習慣了適應,也變得成熟幾分,喜怒不言輕易於表。

“在下能力有限,僅能做到如此,暫且委屈公主了。”

微微施禮,陳懷安淡然說道。

聽到陳懷安的話,華熙公主猛地回頭,本想罵上幾句,可連日來的不幸遭遇,讓她學會了沉穩。

強壓著性子,華熙公主不解問道:“為何本宮尚不能離去?本宮根本冇有殺人,一切都是那賊人汙衊本宮,你讓知縣來見我。”

陳懷安微微搖頭,拒絕道:“抱歉,恕在下無能為力。”

“為何?難道本公主的身份也不行嗎?”

華熙公主有些激動,身子都顫抖了起來。

“非也。”

陳懷安解釋道:“而是除了在下,並無人相信公主便是公主。”

華熙公主張了張嘴,啞口無言。

很明顯,她從未想過,離開了皇宮,竟是如此無助。

水汪汪的桃花眸再次蒙上一層水霧,但這一次,她倔強地強迫自己不要哭,不能落淚。

“而且,在下也希望公主殿下暫時隱瞞身份。”陳懷安道。

“為何?”

華熙公主目瞪口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