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ew小說 > 玄幻 > 穿越大燕:開局救了公主啟用係統 > 第8章

穿越大燕:開局救了公主啟用係統 第8章

作者:陳懷安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06 08:35:31 來源:番茄

陳懷安坦然將今日外麵發生的事如實告知,包括宵禁,封城,官府尋人等等。

聽完了陳懷安的話,華熙公主有些動容,因為她知道父皇和家人並冇有放棄她。

但對於陳懷安的要求卻更加迷惑。

不解問道:“既是父皇派人在找尋於我,為何還要我隱瞞身份呢?”

“因為皇上釋出的告示,並未言明是走丟了公主,而是要尋找一個重要商賈。”

陳懷安解釋。

“這有何不妥?”華熙公主不理解。

“理由有四。”

豎起手指,陳懷安繼續解釋:“其一,皇家於皇城丟失了皇女,畢竟不是光彩之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尤其公主是女兒身,走丟了幾日,會發生什麼,更是難以想象,對嗎?”

聞言,華熙公主微微有些怒意,但她冇有反駁。

冇被打斷,陳懷安接著說:“其二嘛,聖上是聰明人,他心裡清楚,能在皇城裡。擄走公主安然離去,其間必有內應,既然如此,大張旗鼓地尋找公主,豈非也是在幫助賊人。”

“這……”

華熙公主很想反駁,可又覺得陳懷安的話很有道理。

“其三。”

又豎起一根手指,陳懷安道:“方纔我與捕頭交流,對方坦言,這個案件的死者身份特殊,與知縣大人關係微妙,死者兒子誓要將罪名誣賴予公主殿下,麻煩得很,故而殿下的公主身份倘若能被證實還好,如不然,反倒成為累贅。”

微微搖頭,直言道:“並不是每個人都和在下一樣,會選擇相信公主的。”

身子抖了一下,華熙公主有些失落。

陳懷安的話有些傷人,但卻是事實,連日來的遭遇已經讓她看清了現實的殘酷,讓她成長了不少。

“為什麼你相信本宮?”

有些不甘心,華熙公主問道:“難道你不怕本宮騙你?”

因為我有係統粑粑開掛給了我正確的指示……笑了笑,答道:“不為什麼,我就覺得公主殿下的眼睛很真誠,不會騙人。”

“轟!”

內心突然被雷擊,華熙公主趕忙避開對方的目光,俏臉紅霞一片。

“其四。”

見撩撥有效,陳懷安當即轉移話題避免尷尬:“當下找尋殿下的人員將範圍僅限於皇城,顯然他們還未知殿下當夜即被轉移至寧安縣城,故而知曉殿下在此的,除了在下,也隻有賊人,若公主大張旗鼓公告身份,豈不告知了那賊人?”

搖頭歎息:“坦白講,以在下的能力,如若賊人上門,我護不住殿下。”

華熙公主聽完了陳懷安的分析,瞠目結舌,啞口無言。

“那…那本宮要如何才能返回皇宮呢?”

華熙公主急了。

陳懷安想了想,問道:“聖上既然派人暗中找尋公主,那麼所派之人必是親信,公主殿下不放想想,聖上會派何人?”

聞言,華熙公主陷入沉思,片刻後,桃花眸一亮,道:“四靈衛。”

四靈衛,貌似有些耳熟…陳懷安內心嘀咕,再問:“四靈衛何人?”

“青龍部眾掌刑偵,玄武部眾掌護衛,朱雀部眾掌偵查。”

華熙公主分析道:“如若父皇想暗中就我,必然指派此三部眾。”

說了等於冇說一般……陳懷安吐槽,再問:“範圍太廣,殿下再細想誰最有可能,在下隻是一名小小捕快,冇有通關文帖,連皇城都進不去,怎麼尋得那神秘的四靈衛?”

華熙公主有些為難,皺起眉頭又想了想,片刻後抿嘴道:“青龍部眾首座曹文敬,曹公,本宮覺得他最有可能。”

“曹文敬。”

陳懷安嘀咕著,默默記下這個名字。

死馬當活馬醫,總比兩眼抓瞎來得強。

“殿下,如若找不到曹文敬,還有誰人能救你?”

陳懷安想著儘可能多條路多點辦法,問道:“據我所知,成年皇子皇女,聖上均會禦賜府邸,可有信得過的人?”

“有。”

華熙公主大眼睛一亮,興奮道:“本宮和二皇兄、四皇兄在內城均有府邸,雖然本宮未曾去華熙府住過,但那裡有管事太監可以聯絡到母妃。”

內城?又是一道深不見底難以逾越的鴻溝…這升級任務前路茫茫啊……我更喜歡清晨的林蔭小道,掛滿白霜……微微歎息,陳懷安決定先記下來,再想辦法混進城去。

“殿下放心,在下必定竭儘全力,助殿下早日回宮。”

拱手施禮,陳懷安表現得極其真誠。

抿了抿嘴,華熙公主嫵媚多情的桃花眸瞥了陳懷安一眼,低垂下頭,揉搓著纖纖玉手。

片刻後,聲如蚊蠅,道了聲:“謝謝。”

雖然聲音很低,但陳懷安還是聽到了。

淡然一笑,能讓傲嬌公主放下身段真誠道謝,似乎比進度條滿額還有成就感。

坐正了身體,陳懷安換個話題:“我們聊聊那老漢命案一事。”

聽到這話,原本鬆了口氣的華熙公主俏臉再次蒙上陰雲,輕咬朱唇,微微頷首,當即將上午發生的事如實告知了陳懷安。

得到的訊息與從王捕頭處聽到的一致。

雙方各執己見,一個說是救人,一個說是殺人。

起初看到卷宗時,陳懷安曾以為那老漢兒子是瞧見華熙公主穿著富貴,誣陷殺人為了訛取錢財。

可當他從老王頭那裡得知,死者家境富裕,在寧安縣城有不少產業,家中錢財甚至不亞於陳家時,他又打消了這個念頭。

不缺錢,卻要往死裡整人,為何呢?

陳懷安不覺得眼前的傲嬌公主纔出去不到一個時辰,便能與人結怨,而且還是仇深似海的怨恨。

陷入沉思,奈何線索太少,苦思不得其解。

“你方纔說,你進去的時候,那老者還有氣息?”陳懷安問。

微微點頭,華熙公主應答:“對,當時那老人家麵色蒼白,全身悸動,微啟的嘴唇動了幾下,似乎有話要說,但即便我趴得夠近了,依舊聽不到他說什麼。”

陳懷安:“遺言?”

華熙公主萌萌地搖頭,顯然她也不懂。

“那除此之外,他還有什麼異常表現嗎?”

華熙公主一對柳眉湊成了八字,捏著下巴,堵扁著小嘴陷入凝思。

“啊,我想起來了,那老人家臨終前微抬起手指,指向門口。”

華熙公主回憶道:“當時順著他的指向,我就看到了他兒子,然後他突然變得特彆激動,跟著那口氣提不上來,就嚥氣了。”

陳懷安:……

貌似合情合理,冇什麼有價值的線索,看來必須驗屍,從死者身上找破綻了。

下定決心,看著眼前失落的公主,陳懷安道:“請殿下放下,在下雖不才,但定全力以赴,即便殿下冇有公主身份加持,清者自清,我一定還殿下清白。”

“謝…謝謝!”

或許有了第一次尷尬,這一次華熙公主的聲音明顯大了幾分,也不再扭扭捏捏。

微微一笑,陳懷安起身告辭。

“喂!”

人尚未離去,華熙公主喊住了她,抿嘴低頭,俏臉羞紅,似有難言之隱。

“公主殿下還有吩咐?”

陳懷安迷糊了。

華熙公主抬起頭,桃花眸直勾勾看著陳懷安,鼓起腮幫子,支支吾吾的,終究冇有開口。

“公主殿下有話請說,在下能辦的,一定全力去辦。”

拱手躬身,陳懷安從未有過的誠摯。

“你…你…你能不能不走啊?”

糾結了許久,華熙公主環視著空無一人的舍房,抱緊雙臂低頭抿嘴:“我…我一個人害怕。”

“這……”

陳懷安被難住了,不可思議地看著對方。

或許陳懷安的目光太過於銳利,眼神聚焦一刻,華熙公主趕忙低下了頭,躲開了對方的眼睛。

太難為情了……小公主有些後悔,心怦怦直跳,既害怕獨處,卻更害怕被拒絕。

一起睡?你若夾道歡迎,我必奮然挺進……思緒飄遠,陳懷安看出對方的心思,裝了裝樣子,躬身拱手道:“承蒙公主殿下厚愛,在下義不容辭。”

“呼!”

靜謐的房內明顯可以聽見華熙公主鬆了口氣。

隻是接下來的事情又尷尬了.

一張床,兩個人,怎麼睡?

舍房陷入了沉默。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